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都昌网

查看: 2679|回复: 0

[都昌新闻] 带着《我的都昌》回家乡

签到天数: 42 天

[LV.5]伴中都终老

发表于 2019-1-19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些年在远方飘泊,当他人问起我家在哪里,我脱口而曰都昌人。在我心中,一座鄱阳湖,一片丘陵,一条溪河,一片稻田与棉地,就是我的家乡就是我的都昌。直到读了都昌作家邱林的《我的都昌》,才发现生在都昌的我,原来对都昌一无所知,如同异乡人。翻开《我的都昌》,一些令我新鲜的地理名词跳跃出来。比如矶山的灵峰寺,多宝的蒋公岭;比如左里的横寨岭、秦傅岭,春桥一鸡鸣两县的城隍村;比如九嘴十三汊的万户,因阳储山而得名的阳峰;比如周溪的周官嘴唐代窑址,狮山的吼月寺、李贺村等,这些地理标志在邱林笔下,形象纷呈,各表其所,像一颗颗珍珠,光芒璀璨,散点在都昌大地,鄱湖水岸。 与之相随的,不朽的民间传奇荡漾而来。有都昌县城的前世今生,有苏轼南山题诗的野老泉石刻,有“都昌八景”的觅踪寻影,有把青蛙推举为五谷之神的祭祀,有中国道教的五十一福地的元辰山,有“饶浔古道”的马涧桥,有万户镇万户名的由来,有大明开国皇帝晾晒战袍的朱袍山等等。这些传奇或虚或实,或遮或掩,或远或近,邱林通过实地考察论证,进行了深掘与重建,以致形成的故事引诱起我跳动的神经。 最是《我的都昌》中那些都昌老乡的名字,有匠人、有艺人、有书画家、有雕刻家、有作家等等,几乎覆盖了都昌各行各业的特异者。邱林的这些纪录,佐证着高手在民间,奇人在江湖。从更高的层面上来说,正是这些奇人,使一代代都昌人有了丰厚的物质与精神文化的依存与遗传,他们构成《我的都昌》一书最精彩最核心的文化部分。 《我的都昌》,邱林完成的这些纪录与叙述,完全可以构成一部完整的描述都昌的巨着,然而邱林似乎不满足于此。他满弓的箭,是要射到每一个角落的。他力图让他的箭簇,击散都昌的千年尘埃,给我们一座有血肉有情义有眷恋的都昌,让身处异乡的都昌人,乡情甸甸,乡愁绵远。 是此,邱林的田野采访中,他的镜头里纪录了鼓书、文词戏、民间歌舞这些来自都昌土地深处的声音;他纪录了酒、豆参、豆豉、豆腐、粉皮、打糖、面条这些来自都昌乡村的味道;他记录了青菜、瓜果、藜蒿、甘蔗、水稻、棉花这些来自都昌田间的色泽。 文学对于写作者来说,就像一具农犁,可以翻耕时间的泥土,使之重又弥香;同样,文学可以朝回家的路驱动风向,引领我们重新找回家园。曾为军人的邱林,性格耿直,低调隐忍,对于文学之严谨与虔诚,向来为圈内人之所知。 在《我的都昌》着作中,他一章一个脚印,温火慢烹,一如都昌民间蒸酒的后调,又如都昌鼓书的道情。他要让他的文字充满劲力,他要让读者在作品中看到都昌饱满的肌腱,对都昌有切实的灵魂颤动,所以他一次又一次为他所写的文字去每一个现场角力考证,完善,他把自己的体温与感受,植入作品每一个字里行间。 他最终成功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超越所见所闻的素材以文学形式表达出来。他纪录,他倾诉,他快乐,他情豪。 近十年来,都昌作家们围绕着鄱阳湖平原,创作了大量关于都昌乡土的作品,比如杨喜平的《过眼烟云》、徐观潮的《失落的文明》、詹双喜的《黄昏的麦地》等,他们对当下都昌乡土的观察与感受,都源自其个体对都昌乡土文化的钟爱,他们作品或点或面,如楼台亭阁上高蹈的风铃,间之于江南丝竹,尾声于小提琴之和弦,揭示与诠释出美丽而又风情的都昌。 而邱林以历时5年,行程15000公里,奔赴全县24个乡镇角落,创作的《我的都昌》完全可以看作是集大成者。如果以志而论,他这部着作是一部关于都昌的人文志,地理志,风物志!邱林对都昌泱泱大地笃定慎思,梳理纪录,这种写作意义超越了他的着作本身,他直抵都昌大地的篇章,为我们乡愁都昌,生活都昌,感恩都昌,找到了最佳入口。 邱林在《我的都昌》后记结尾中写道:告别了一片风景,又走上新的阳光地带。往后的日子,我将继续书写我的都昌。我衷心盼望邱林的文字能够穿透阳光的背面。悲悯众生,是更阳光灿烂的创作,这也是我们都昌的作家们所要共同持修的写作情怀。

发表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