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都昌论坛

中国都昌网 二维码

查看: 28136|回复: 0

【转载】兄弟 凋零岁月 堕落年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4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都昌记者 于 2015-6-14 18:29 编辑

多年前的文章,纪念那允许犯错的岁月——
那一年,是2003年,
BEYOND乐队成立刚好20年。
那一年,周杰伦已火,阿杜正红,刘德华是当年的金马影帝。
那一年,我上高二……
我在那座名为金溪的小城里,
遇见了他们:老贾,华刚,标,
老贾是个花花公子,华刚最讲义气,标个性飞扬,而我放荡不羁。
我们不是同类的人,但我们有相同的寂寞,
我们在一起学习过,玩闹过,成功过,失败过,感动过,
做错过,痛过,醉过,笑过也哭过。
老贾比我小一岁,但我叫他老贾,因为我觉得这样比较难听。
初三时我们就一起狼狈为奸了。逃学旷课是家常便饭的事。在校园内,实在是没什么乐趣可寻的。偶尔会跑到车棚中放女生车气扎老师车胎,
更多的时间是往学校的后山上跑,一般时间就是躺在山上看蓝天很蓝白云很白黄昏不是很黄……与喜鹊同喜和乌鸦骂娘同落叶狂舞……
嘴馋眼热之时摘别人几个桔子偷人家两个西瓜也是一无伤大雅的事……
偶尔心情不爽,比如在遇到挨老师训,作弊被抓之类的事后,
我们同样会到后山上去, 我没什么顶多砍几棵竹子泄愤,老贾就夸张了,
他会爬上那棵最高最大的竹子,仰望苍天,俯视大地,狂吼:
有谁,可以说一个笑话,让我笑七天七夜?
有谁,可以编一个谎话,把我骗一生一世?
真是受不了他。三年过去,高中时代的他今非昔比了,
生活、感情经历上的差距使我愧于和他称兄道弟了。
追他的女人更是一大堆,相比之下,我在情人节只能一个人啃冰淇淋,
悲惨啊!!!那段时间里,真恨不得杀尽天下美女花痴……
除了老贾,标、华刚都和我住一起,标很不简单
擅长打架和学习的他就像匹野狼一样桀骜不驯。
初中时代的他可以说是无恶不作,除了杀人放火不干,
其他的坏事几乎被他做绝,
因此,他被勒令退学。
但一年后,他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中考的成绩是全校第二。
高中时代的他并没有收敛多少,一个学期刚过,他便被记大过一次,罚款600,
留校察看一年。
事情是这样的:愚人节那天,他班一位大姐说:
“今天谁敢耍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标就写了张字条给她,而她又将字条交给了校长。
字条是这样写的:放学后,我会强奸你。
华刚是在道上混的,因此他最讲义气更不吝啬金钱,
和他在一起结果毁了我的纯情少男梦。
现在想起,还有少许遗憾。他其实是个很简单的男孩,对,不是单纯是简单。
他的初恋耗在一位疯狂迷恋老贾的女孩子身上,可惜,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记得华刚曾对老贾吼道:
“你妈的,你既然不喜欢她干嘛要送她回家又请她吃夜宵?”
老贾笑而不语。
华刚道:“男人,要专一啊!”
“不能花心啊……”
“骗女孩钱没什么不能骗人家感情啊”……
终于老贾忍无可忍,道:
“你真是婆婆妈妈,准备当一辈子光棍吧!”
然后,华刚红着眼睛,咆哮着向老贾冲去……
当他们同时倒在地上时,我和标才敢踏进硝烟弥漫的房间,
重新收拾床铺,修补脸盆、水桶或救死扶伤。
那一刻,老贾紧紧拽住我的手,哽咽着道:
“斌,记着,男人,若是为了生存而低头,那无任是自尊或什么,
一切忍让都无所谓,但如果你的好兄弟对你拳脚相加,那你绝不能妥协,反击,一定要反击!”
华刚也含着泪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斌,记着,男人,有时候绝对不能逃避战斗,尤其是当自己的梦想被别人侮辱的时候。”
我点头哈腰,说:
“是,是,我谨记!”
我们聚在一起的原因是我们一致认为自己是只寂寞的孤狼,
体内流淌的是相同的即疯狂又伤感的血液。那段时间,在别人眼中,
我们简直就是四个怪胎,
我们在晚上爬过山、冬天下过水、半夜12点唱《你好毒》、一双袜子穿一个月、
享受完夜宵发现没钱付帐、连续7天泡网吧……
说到上网。我们一个通宵就是几十块,
一旦带了没钱上网的季节,就只有四处借钱了。
记得一次,一为大姐手提菜刀对我说:“今天你再不还钱,我就灭了你!”
我笑了笑,说:
“杀吧!杀了我就永远没人还你钱了!”
她便乖乖放下了屠刀,
这就是我借钱从不借小数目的原因。
除了上网,我们也喜欢玩牌,不赌钱,
但输了就得钻床底,脱衣服,做俯卧撑或从楼上爬到楼下,
老贾总说他牌技震二中、震一中、震整个金溪,
但每次玩牌他都输得只剩内裤并不停地做俯卧撑。
后来,房东硬说我们玩牌影响了别人学习,我们只好暂时停战,但三天后,老贾要报钻床底之仇,无奈。
我们把战场从房间转移到屋顶,相对房间,
那比较安全,至少,房东看不见了。
2003年国庆节前夕,我意外病倒了,
也就是说我面对放假的诱惑却只能眼看着他们出去玩,
我本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那一晚,
老贾和华刚似乎格外的兴奋,华刚指着老贾,愤然道:
“妈的,你这种行为是令人发指的、是见不得亲戚和朋友的,你明不明白?”
老贾瞟了他一眼,道:
“我们的事,和你有关吗?”
华刚狂吼:“去你妈的!”
便和老贾扭成一团了,
顿时,唾沫与鲜血齐飞。我和标是见怪不怪的,标提着根铁棍对我说:
“打狗,去不去?”
“病了,跑不动,万一狗没打死反被咬了口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
“停,暂停,STOP……”老贾突然吼道。
“怕了?是不是急出尿来了?我就给你一个方便,免得漫天风雨,妨碍了房间的卫生。”
华刚笑道。
“你真是特殊的人类”。老贾又对我说:
“你刚才说你病了?不可能吧?什么病?”
“白血病!”
“哦?那你不完了?不过没关系,我号召全社会为你捐款!”
华刚道。他以为自己是胡锦涛了。
老贾说:“我捐我所有财产的一半——5毛!”
标没有说话,我示意了他一眼,他说:“我一分钱也不捐。”
他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没被气死,又说:“我会把我的血捐给你!”
后来,老贾摔了个跤弄得鼻青脸肿,
华刚丢了一只鞋,标也只抓了几把狗毛回来。
那一天,老贾说:“我们组个乐队吧!”
我和标当时就那么一震,心知命不久矣。2003年10月,猫头鹰乐队成立。
其实我们根本不懂音乐的,只是吼叫的声音特别惊人,
煽情的流行乐我们是不大理会的,我们钟情的是执着不悔的摇滚曲,
此后,在每天的晚自习前,
朦朦胧胧的夜色里,昏黄的月光下,四个傻乎乎的大男人,
伫立的呼呼的北风之中,真的像四匹野狼,不停地对月狂吠……
以后的岁月,我们从张学友的狂歌劲曲唱到BEYOND的不死精神、
从伍佰的台式摇滚唱到许巍的绝版青春、
从刘德华的真情永远和唱到michael jackson的太空舞步。
老贾没有让我们失望,他的歌声成了真正的摇滚,不错,他一摇,我们全滚。
年少轻狂的我们就那么一直唱着,
唱走了一个个黎明,唱来了一个个黄昏,唱着歌的我们可以忘记失恋后的痛苦,可以找到希望破灭后的感动,
可以在摆脱成绩的束缚后,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哭得很自然,笑得很放肆,
在那段凋零的岁月中,我们带着青春无悔的誓言,
心甘情愿地蹉跎着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
在那允许犯错的年代,
我们每天重复地做着自己想做的错事……
后来乐队解散了,不记得为什么,
只记得那是一个天空飘着蒙蒙细雨的冬季夜晚。那一晚,我们干了两瓶四特,
老贾冲动的用刀划破了手腕,将鲜血滴入酒中,说:
“干了,以后就是真正的兄弟了,你们的钱就是我的钱,你们的马子就是我的马子了。”
“去死吧…………”
在让老贾死了一千遍之后我们就喝下了那浓浓的血酒,
然后我们挤在床上谁也不说话,
半夜,我们一个个趴在床边大肆的呕吐,吐得浑身脱力,吐得热泪盈眶……
再后来,我们不再玩牌,也不再唱歌,
我们只是在放学后有了不愿回家的冲动而一次次在街上徘徊,
我称之为——流浪。我们没有自由,没有钱,也没有地方,除了过去和年轻,
我们一无所有,在别人眼中,
我们只是一群互相舔舐伤口的丧家犬,
一次次的失恋让我们确认了自己是女孩们不屑一顾的男生,
梦想的开始与破灭,让我们一夜之间安静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
是啊,当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希望破灭,看着自己暗恋的女孩走开,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还不是像乞丐一样在漫漫的放学的回家的路上流浪。
高二下学期,我搬出去住了,情人节一过,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老贾要陪女友,没时间和我们在一起。
华刚休学,标变得沉默寡言,整天抽烟上网,
对于学习,我们都选择了逃避,时光,就这样在期盼和失望中过去了。
高三开学,重新分班,我和老贾进A班,华刚休学回来,只能进C班了。
标也只进了B班,标在B班可以说是很堕落,
一日,他在课堂上和同桌狂侃。终于老师忍无可忍,道:
“那位同学,上课起说话一直说到现在,说完了吗?”
“才两句话而已。”
“我怎么会教到你这种垃圾学生?”
“只有你这种垃圾老师才会教我这样的垃圾学生。”
老师叫他滚出教室,他便离开了教室。
那天晚上,标找到我们,硬拖着我们爬上了坟山。
那一夜,天空和坟地都格外空旷。
山冈的尽头,
一轮明月冉冉上升,夜风徐徐的吹,
拂乱了我们的头发也送来了几丝寒意。
我们坐在被老贾踹倒的墓碑上抽烟、喝酒、唱歌、聊女人、仰望夜空,
我们互相诉说着自己些许的辛酸与多年的欢乐和那已经逝去了的哀愁………
午夜,风大了点,风一吹,酒气上涌,热血便沸腾了。
老贾站起身,把易拉罐一摔,豪情万丈:
“其实,男人,可以没有钱,可以没有事业,也可以没有爱情。
重要的是,男人不能没有朋友,不能没有兄弟啊!”
破天荒地,我们谁也没有晕倒,
只是微笑着,沉醉在诱人的夜风之中。
如果说人生同舟共济都算一份因缘,
那么那一夜一起坐在墓碑上的我们又是多少年才等待得来的一聚。
苏轼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我们举杯,望月,望眼前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心里不再难受,不再怅然,有的只是似水的温柔。
那一夜,
我们就谁睡在墓碑上,我们就那样躺着,
仰望深蓝色的夜空,久违了的兄弟温情在我们心底静静地、
静静地流淌。
次日,标走了,没有惊动任何人,并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我在网上遇见他,他说:“过得怎么样?”
“还好。”
“还好就行,我怕你不开心。”
我沉默。
“我在厦门,打工,挺累的,好好读书!”
我沉默。
“说真的,我很想回来读书,如有第二次机会,我一定会努力的。”
“那你回来啊。”
“不了,也不可能了,总之,你现在要努力!真的要努力!!”
“知道,我很想你,真的……”
“在这里,我每天都听BEYOND,伍佰,张学友的歌,听到那些歌,我就想起了你,我也一样想你们。”
我沉默。
“前天,我在网上听《男人哭吧不是罪》,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了。”
“去你妈的!别肉麻了!”
然后我的手一颤,一滴眼泪不争气的砸在键盘上。
标说:
“记住,无任发生什么事,绝对不要怨天尤人,得不到别人的认同也无所谓,只要你坚持,梦想总会有被实现的那一天。”
“知道了…………临下线的时候 ,我对他说:
“我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
总之,你在外地,兄弟们都不在你身边了,你一个人要好好过、好好过。”
以后的日子渐趋平静。偶尔遇见华刚,
他会问我过得好不好,考得怎么样,学习轻松不轻松之类的话。
再次听到昔日熟悉的话语我不禁觉得自己的耳朵还很年轻,
而心中也只有一种感受,那叫着温暖。
老贾偶尔也会找我聊天,我们躺在床上看窗外的天幕一秒暗过一秒。
他说:“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兄弟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说:“如果来生还是这个结局的话,那我就不要来生了。”……
后来,
老贾说:“斌,以后想我了就来找我,我就是正在上厕所也会立刻跑出来。”
我说:“你放心吧!我会专在你上厕所的时候来找你的!”
曾经,我们彼此习惯了不离不弃,
习惯了一起疯狂一起堕落一起醉生梦死,
习惯了一起欢笑一起流泪一起坐在校门口吃西瓜……
岁月如风,
如今兄弟们各自生活在不同的天地里,我们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样了,
喜悦再也无法飞翔,悲伤再也不会延续了。
也许在很多年后,
我们都还会记得在曾经的岁月中,所遇到过的人,所拥有过的故事和感动,
还有那些流过的眼泪。
最近,听说老贾有新女友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华刚洗过的袜子,打狗丢失的鞋,因上网而欠的债,满屋顶的纸牌,我们的猫头鹰乐队,昏黄的月光,带血的四特酒,标的眼泪,这些,统统都是真的。
而且,我现在很想我的那些兄弟,很想,很想,这,也是真的……
摘自:九江学院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1 中国都昌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赣ICP备15425号-2)

赣公网安备 36042802000106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中国都昌网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